我在義烏做vlogger,拍攝了不少開小貨車但年入千萬的人

              印度市場 印度廟 創業 互聯網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天下網商(ID:txws_txws),作者:丁潔,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這座城市賦予草根創業者最大的能量,是無論你什么時候進入,只要勤奮永遠都不會晚。

              下午,義烏北下朱村,一輛輛滿載貨物的面包車來往不斷,不少字跡都略顯斑駁的小店鋪門口隨意地停放著奔馳、瑪莎拉蒂。

              天色漸暗,車燈掃過來往者的臉龐,都帶著一股不服輸的拼勁。

              這是義烏著名的網紅村北下朱,據說隨便一位開面包車的司機,都可能是年入千萬的大老板。

              這些鏡頭都被記錄在了王建棟的vlog里,即便義烏商人的創業故事被傳遍大江南北,甚至還拍成了電視劇,但距離義烏千里之外的人們,還是對這座創業之城充滿好奇。

              一年時間,一臺手機,一個人,為了生活,王建棟走街串巷,跟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他的視頻中記錄了不少來自天南海北最終在義烏扎根的草根創業者,通過這些創業者的故事,還原了一個真實又神秘的義烏。

              義烏這座城市賦予草根創業者最大的能量是,無論你什么時候進入,只要勤奮永遠都不算晚。

              赤手空拳地來到義烏,王建棟希望自己能滿載而歸。采訪當天王他買下了一輛二手面包車,算是送給自己 25 歲的生日禮物。

              從瓦房店來義烏創業的 95 后

              今年 25 歲的王建棟與德云社的“相聲皇后”于謙有同樣的喜好,抽煙、喝酒、燙頭,一個都不落下。

              前幾天他去一家辦過卡的理發店,花 60 塊錢燙了個頭,美完發后,覺得自己特別像婚禮主持人。

              他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看了眼,來義烏這一年,好似發生了質變。

              王建棟出生在大連瓦房店市,父輩經商,但都做些小買賣。高中一畢業,他就在自家花店包花束,一干就是五年。

              在老家,大多數經營花店的老板都是中年人, 10 平米的花店,在這樣一個小縣城里,是一門一眼就能望到頭的生意。

              于是,去年 4 月 28 日,他不顧爸媽的反對,只身來到義烏闖天下。

              剛來到義烏的第一周,王建棟如同打了雞血,每天都準點出現在義烏國際商貿城,從一區到四區來回走,微信步數日均至少 2 萬步。

              他試著在淘寶開店賣仿真花,因為品類小、受眾窄且價格優勢不明顯,失敗幾乎是注定。他還因此壓了 2 萬塊的庫存難以消化。而后他又繼續嘗試賣包花紙,但屢戰屢敗。

              為了快速回血,他身兼數職,運貨員,外賣小哥,跑腿小弟,還有給網店拍視頻、拍照,從肉體到腦力,全身都在用力。

              出租屋是他短暫的避風港,他把家安在廿三里,年租金一萬六。這里是中國小商品城的發祥地,同時,義烏最初雞毛換糖的故事也是從廿三里鎮開始的。

              生活在這塊“福地”,王建棟滿腦子想的還是創業,那么該做什么呢?

              在義烏做買手

              400 萬平米的義烏國際商貿城,商鋪有近 7 萬個,作為“全球小商品集散地”,有人說,在這里沒有你買不到的東西。

              王建棟站在義烏國際商貿城門口的一塊立牌前,上面標注著商鋪的價格。

              “ 50 平,一年使用費要 15 萬,如果買下攤位要 430 萬,保證金就要交 85 萬,買不起也不敢看。”掃了一眼,他立馬鉆進商貿城。

              來義烏后,有朋友來咨詢王建棟,希望他能幫自己在義烏找貨源,當然要價格好、品質好。

              有需求就有生意往來,王建棟轉念一想,幫來不了義烏的人們做買手找貨源,或許是一條行得通的出路。

              這天他要為一位在非洲的朋友找貨,漫威的手辦、LED燈和內存卡,他直接上到商貿城二期二樓,熟門熟路。

              一家一家地咨詢,比對品質和價位,但都不如人意。“找東西就是這樣的,不會一下子就找到合適的。”

              無意之中,他幫另幾位朋友找到了半成品的手機殼和玩具挖掘機,“材質略有些不同,但義烏這邊的價格能直接甩外面的一半。”

              王建棟告訴我們,自己會收取一個代購費,起步階段8. 8 元,現在漲價到 99 元,因為漲價還被網友噴了。因為中途逃單的特別多,自己辛苦找貨,也希望能有個保障,創業以來,他已經為超過 80 位朋友找過貨源。

              時間長了,他跟老板交流幾句,就能清晰地判斷出他是廠家還是中間商,在義烏行走江湖一年,學了不少生意技巧。找貨期間,看到合適的貨源王建棟也會囤一批貨,在自己的網店進行售賣。

              因為信息不對稱,在義烏仍舊存在著一小批專門為客戶跑貨的買手。

              伴隨著全球消費需求越來越細分,像王建棟這樣的“小人物”也發揮出了關鍵的連接作用。

              誤打誤撞養成vlogger

              起初是為了記錄創業生活,王建棟將自己瑣碎的日常剪輯上傳網絡,取了個網名叫“親切的棟GO”。

              視頻中還記錄了不少來自天南海北最終扎根在義烏的草根創業者,通過他們的講述,還原了一個個“雞毛飛上天”的故事。

              沒想到,這些視頻竟然火了。

              王建棟曾記錄下一位經營水精靈的商人,帶著 8000 元到義烏,從一位打工者慢慢擁有自己的工廠。

              他還記錄過義烏著名的北下朱村,一個村子,全是網紅、主播、網店。不少騎著三輪車送貨的人,實際上都是身家千萬的大老板。

              看了視頻有不少網友感嘆,這些義烏商人真不簡單!

              無心插柳柳成蔭。從 0 到破萬,現在,王建棟有了5. 4 萬追隨者。拍攝期間,他還碰到過幾個像他一樣兼顧買手和vlogger的老外,都在為了生活努力。

              有次去理發店,老板娘認出他,“我在西瓜視頻刷到過,原來是你啊。”有不少網友來義烏都會約見王建棟,還有網友買了他的商品后“求簽名”的,這可把王建棟激動壞了。

              盡管有了些許名氣,但王建棟的收入也只能暫且溫飽。 7 月 7 日那天,他買了一盒烤串, 6 罐啤酒,在公園借著大媽的廣場舞過完了自己 25 歲的生日。

              來義烏后,他很少這樣放肆地喝酒,他告訴自己明天要更加努力,實現財務自由。

              突然眼皮打架,他沉沉地睡去。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莉莉影院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