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下沉的「匪徒們」

              下沉市場 縣城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新摘商業評論(ID:xinzhainews),作者:子雨,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搶占下沉市場,要有野蠻的匪氣,方能開疆擴土。

              283 個地級市, 1735 個縣,4. 8 萬個鎮, 69 萬個村莊。在中國這片廣袤的土地上,有 10 億農村人口,逐漸替代一二線光鮮亮麗的白領,成為互聯網企業瞄準的高凈值人群。

              “早、中、晚定時打卡,上多多果園領水滴”是山西鄭潔的生活日常,每天拼多多上都會有限時秒殺,價格美麗,發起拼單和朋友一起入手還會更便宜。

              發現有必要買的優惠商品鄭潔就會發到微信群里讓朋友們幫忙點擊紅包鏈接并轉發,這也是她和親朋好友線上互動最親密的時刻。

              另一邊,與鄭潔相隔一千三百公里的湖南打工青年孫超正在趣頭條上忙著看新聞賺金幣。簽到看視頻是個比較快速的辦法,邀請徒弟送紅包更有效,不過剛到縣城,孫超還沒交到太多朋友,能夠邀請一起賺金幣分錢的那種。

              易觀國際報告顯示,截至 2017 年底,三線及以下城市移動用戶增長遠超一二線城市,預計在 2020 年達到5. 99 億。

              一組來自阿里巴巴最新財報的數據也佐證了這一點,過去一個財年,淘寶天貓的年度活躍消費者增長超 1 億,其中77%的新增用戶都來自三四線城鎮及農村地區。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拼多多果園每天免費包郵寄出的近 200 萬斤水果全部都由拼多多買單,如今本用來吸引用戶的多多果園已經實現了盈虧平衡。三億如鄭潔一樣的拼多多用戶做出了巨大貢獻。

              卡位低線人群是在BAT鎖定大格局的前提下實現彎道超車的唯一機會,拼多多,趣頭條,快手和水滴籌的崛起驗證了 10 億農村人口才是撐起中國互聯網下半場的基本面。

              掌握了他們,也就掌握了互聯網下一波十年紅利。

              互聯網紛紛下鄉,一場網羅全國鄉土人民的圈地運動,轟轟烈烈地展開。

              我的地盤我做主

              下沉市場早已成為爭奪的熱點。黃崢,譚思亮,沈鵬和宿華是這場戰役毫無爭議的主角。

              四位有著精英背景的 80 后通過滿足低線城市用戶在購物、資訊、娛樂和醫療等方面的需求,成功在BAT定勢的大格局下打出了差異化競爭,率先搶占了 10 億人民的品牌印記。

              拼多多,趣頭條,水滴互助和快手也被并稱為“下沉四天王”。

              趣頭條 27 個月掛牌上市,拼多多三年納斯達克敲鐘,水滴和快手也成為了估值過億的獨角獸。隨著“四天王”的崛起,五環內的人們逐漸開始把視線轉移到了廣袤的農村大地。

              日本消費社會研究專家三浦展出版的一本暢銷書《下流社會》中曾寫道,在少數IT精英和商界名流醉心于高檔時髦的都市生活的同時,類似于喜歡在便利店里閱讀廉價周刊的散漫一族這樣的低收入人群正在不斷壯大。

              如今,三浦展筆下的情景也正在中國上演。

              去年 5 月,互聯網女皇發布的《互聯網趨勢報告》中稱,中國網民人數已經超過了7. 53 億,占總人口的一半以上,移動數據流量消費同比上升162%。不僅低線人群的數量在壯大,他們的潛在消費能力也不容小覷。

              在三線及以下城市,BAT和頭條系產品的滲透率還沒有超過20%。易觀國際數據顯示,未來下沉市場的移動用戶增速將全面領先一二線城市,預計 2020 年會逼近 6 億。在移動設備的數量上,下沉市場人均只有0. 5 臺,遠不及一二線城市的人均1. 3 臺。

              都市白領在裝潢精美的辦公室里喝著茶、吸著貓,老家的朋友在手機里刷著土味視頻,用拼多多號召大家幫忙“砍一刀”,消費分級在中國真實存在,“從沒有低端用戶,只有需求沒有被滿足的用戶”,只是過去主流輿論從未關心。

              小時候穿過同事和親戚家小孩的舊衣服長大的黃崢對此深有體會。

              在他看來,大城市反而是個小世界,真正廣大的市場還是在農村,當他創辦拼多多的時候,腦海里思考的就是像他父母這樣的普通家庭平時是如何生活的。

              四年前,已經靠谷歌的工作實現財富自由的黃崢開始了第四次創業。這年 4 月他帶著之前做游戲業務的技術班底成立了生鮮水果電商拼好貨,用拼單的玩法切入電商。此前他和合伙人已經共同經歷了三次創業,共事將近 10 年。

              黃崢身上有著強烈的游戲基因,創辦拼多多之前曾是尋夢游戲公司的創始人,拼團拼購的玩法也是從之前做游戲業務的時候發散出來的。

              相繼供職于51.com和盛大的譚思亮與黃崢有著相似的經歷:都曾在游戲公司供職,年紀輕輕就實現了財富自由。

              2015 年,譚思亮剛把自己創辦兩年的廣告公司以 20 倍的溢價賣給了吳通控股,身家超 10 億。財富自由后的他依舊繼續活躍在互聯網圈,相繼嘗試了O2O和社交但都沒有激起什么水花,直到趣頭條的出現。

              說起來趣頭條的誕生還要得益于盛大,正是在盛大負責廣告業務的經歷讓譚思亮積累了對行業的認知。知名媒體人雷建平曾評價譚思亮:盛大積累的游戲和廣告經驗,就是他創辦趣頭條時的靈感來源和客戶資源。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莉莉影院夜色